来自 宝马彩票官网 2018-08-12 12:54 的文章

天天溜达到店里来听说说这儿舒坦概是不想待在

 杨千叶店里的伙计都是墨白焰培养的死士,年岁不大,俱是青壮。听杨千叶一问,那人干笑两声,才硬着头皮道:“是!那些人……,咳!他们不是对咱们乾隆堂有所图谋,他们……他们是在评说姑娘您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愕然道:“评说我什么?”
 
    那伙计一张脸揪成了包子,期期艾艾地道: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,西市署李市长前日想要出门,西市署门下担心他的安危,本来想使人跟从保护,可李市长说……说……”
 
    “别吞吞吐吐的,说!”
 
    “他说,他是要来乾隆堂见姑娘您,而且……不方便叫人跟着,西市署上百号人都听见了。所以,整个西市就都传遍了!”
 
    “这个天杀的混蛋!”
 
    “昨儿个,西市署里还在后堂辟出两间房,安床置榻,说是……说是给姑娘您留的。这事儿是西市署大账房亲手操办的,坊市里现在也传开了。”
 
    “李鱼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牙根痒痒,切齿道:“他怎么不去死!”
 
    那伙计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,暗道:“你刚还吩咐乔三哥乔四哥务必保他安全呢。”
 
    “天杀的混蛋!什么倒霉事儿都能连累到我!”
 
    杨千叶悻悻然:“说来见我?我怎么没看见他?他怎么不说去见龙作作。这种无聊事儿,就想起拿我挡箭了。”
 
    那伙计心道:“龙姑娘已经是大肚婆了,李鱼要说偷偷去见她,不好带人跟随,旁人也得信呐!”
 
    那伙计便咳嗽一声,道:“听说龙姑娘就要生了,可还身子灵便的很,天天溜达到店里来,听说,她说这儿舒坦,大概是不想待在杨府,嘿嘿,杨府里可还有三位姑娘呢,龙姑娘看着不烦才怪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讶然道:“这就快生了啊,我看看她去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转身就下了楼,丢下那伙计风中凌乱:“我的公主殿下,我是这个意思么?我是在提醒你,他为啥不拿龙姑娘挡刀。而且提醒你,那李鱼花心的很,你怎么……,你跑去串门子,这叫那些闲汉看见,指不定又要说啥呢,平素很精明的殿下,现在怎么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楼上楼,常剑南的房间。
 
    常剑南批示着三种不同纸质的文件,良辰美景坐在角落里叽叽喳喳地聊着天。
 
    “听说李鱼又出事了?”
 
    “太好玩了,这个人别叫李鱼了,改叫麻烦得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是谁想杀他?”
 
    美景兴灾乐祸地道:“他仇人满天下,那谁猜得出?”
 
    “咳咳咳……”
 
    常剑南忽然咳嗽起来,良辰扭头一看,连忙起身过去。一双白袜儿的小脚丫,踩在地板上,猫一般轻盈。
 
    “老大,你喝呛了啊!”
 
    良辰急忙从常剑南手中接过茶杯,轻拍他的后背。
 
    常剑南脸色有些腊黄,额头冒出了虚汗,他摆摆手,双手支着案几,从榻上站起来,虚弱地道:“我……”
 
    刚说了一个字,常剑南突然身子一晃,“嗵”地一声,整个身子重重地摔在榻上。
 
    
    不过这个高龄,只是相对于其他人的寿命而言,实则这位老人家依然是手脚灵便,耳聪目明,仿佛壮年人一般。
 
    而且,换一个人在这个高龄,早该颐养天年了,可是孙神医却刚刚从隐居的终南山被朝廷请出来,做了医官,主持医学活动。这位老人家,要到永淳元年才会寿终正寝,与世长辞。
 
    也就是说,孙老神医还有四十九年好活,他享年142岁,可是实打实的长寿,而非民间以讹传讹,不好考据的一些长寿之人可比。
 
    孙神医此刻就在长安医官署任职,很快,一辆牛车就驶出了医官署,吱吱呀呀地来了西市。孙神医被请进了“东篱下”,民间很多人都知道孙神医的大名,但是真正见过他的却极少,所以孙神医进了“东篱下”,并没有几个路人看出端倪。
 
    但是很快,“东篱下”自上而下,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压抑气氛。很多人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甚至不知道常剑南生了病,但是自上而下的压抑,他们却能感同身受,并且继续向他们的下一层传递着这种情绪。
 
    山雨欲来,风满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