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宝马彩票娱乐 2018-08-12 11:47 的文章

最初他以为这是常剑南寻来的一对为他暖床的极

 
    乔向荣想笑,却又忍住,但嘴唇的线条,还是悄悄地向上扬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腻烦这样的日子了……”
 
    张老佛的眼神有些怅然、有些憧憬:“我想做点事,静极思动啊!”
 
    乔财神皱了皱眉,谨慎地道:“老佛要做事,何以找上乔某?”
 
    张二鱼瞟了他一眼,神秘地一笑,微微向前倾身。
 
    通常这时候,就是大反派吐露大秘密的时候,所以乔向荣很配合地凑了上去。
 
    张二鱼轻轻地道:“你知道,良辰美景,是常老大的什么人吗?”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330章 各有所谋
 
    乔向荣从东市离开后,就已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.
 
    “良辰和美景,是常剑南的亲生女儿!”
 
    “‘东篱下'就是她们的家,现在是,以后也会是!”
 
    想到张二鱼的话,再想到常剑南说过的话,乔向荣的双拳紧紧地攥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并不怀疑张二鱼的话,张二鱼没有理由、没有动机来骗他,而且张二鱼主动提出,愿意配合他行动,攥取西市这个聚宝盆。
 
    从张二鱼的话中,他感觉得出张二鱼对常剑南的嫉恨。
 
    的确,当初从军,他在上!后来从商,他在上!
 
    凭什么?就连他本就在人之下的乔向荣,都不甘心久居人下,何况张二鱼如今也是一方之主,却始终被常剑南压着风头,他甘心才怪。
 
    这么多年来,东西两市几无联系,常剑南和张二鱼这对袍泽素无来往,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 
    而且,对于常剑南和良辰美景的关系,其实他早就有点奇怪了。最初他以为这是常剑南寻来的一对为他暖床的极品小美女,但后来越看越不像。
 
    一生杀人无算的常老大,居然会如此宠溺一对小女子,把她们视为己出,乔向荣一直觉得有些出人意料,现在他总算明白了,原来这依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 
    张二鱼知道良辰美景是常剑南的女儿,但他不知道常剑南很快就要死了。
 
    乔向荣知道常剑南很快就要死了,却不知道良辰美景是常剑南的女儿。
 
    这种感觉很好,两个人的消息并不对称,这让他觉得,与张二鱼的合作更多了几分把握。
 
    车子回到了西市,乔向荣掀开了轿帘儿,眺望着远处巍峨耸立的“东篱下”,喃喃自语:
 
    “常老大,我本希望,我们西市王,能有一任得善终,也算为后来人立一个榜样。为何你贪心不足呢?这一世,该享用的,你都享用过了,还要梦想着把这基业传给你的后人,凭什么?凭什么啊!”
 
    他把帘子轻轻扯了下来,抿紧了嘴巴,在心底里说出了一句话:“如果有一天,你死不瞑目。不要怪我,那是你,自找的!”
 
    乔向荣的唇边,慢慢逸出一丝凉薄的冷笑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唤李鱼来!”
 
道:“你立下如此大功,老夫却不知该如何赏你啊!”
 
    李鱼扶膝道:“这是属下份内之事,怎敢当大梁赏赐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摇头道:“有功则赏,这才是老夫的份内之事。只是 ……”
 
    乔向荣叹息一声,道:“其实,我是想扶你成为八柱之一,而且要做八柱之首的!洪辰耀,那老匹夫尸位素餐,毫无作为,怎比得你。可是你锋芒太露,老大有些忌讳你的张扬。我好说歹说也不成,哎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挑了挑眉毛,有些抑制不住的惊喜:太好了,老子马上要走的人了,这要是身居高位,那一举一动就更引人注意了,升不上去才好,真是好极了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见他“怒极而笑”,心中更加喜悦,李鱼的确锋芒太露了,不过,越是这样,这口刀用起来才越得心应手啊!
 
    乔向荣一脸替他惋惜的表情:“其实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,可是老大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。你的功劳,老夫会记在心里,早晚会对你有所补偿。这一次,呵呵,老夫穷得只剩下钱了,所以,也只能赏你钱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一听,心中更是大喜,钱好啊!这东西能随身带走,这真是刚想打瞌睡,就有人送枕头。只不过,刚才不够深沉,已经有些露出喜色,这时得端着点儿。
 
    于是 ,李鱼脸上波澜不惊的模样,顿首道:“乔大梁赏识之恩,属下铭记在心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从袖中摸出几张纸,往李鱼面前一推:“拿去,这是老夫赏你的!”
 
    那几张纸本是卷着放在袖中的,往外一掏,它就打开来,李鱼落眼一瞧,顿时大失所望。
 
    尼玛!乔老大你是财神还是房地产商啊,怎么一套一套又一套的就是送房子啊。
 
    不过转念一想,他也没有办法,这年代还没有票号银行呢,很多民间交易都还是以物以物,甚而官府发俸禄,大多时候也是以米和绢来抵价发放,真就弄上几十车大钱或者几箱金银的情况实在不多。
 
    而乔大梁的赏赐又不低,用房契来赏赐再方便不过,乔大梁掏出来的房契,这一栋宅子得多少钱?
 
    “哎!我马上就走的人了,主要是不好及时脱手啊!而且现在卖房子,太也引人注目了些!看来,我只能先过户,最好别过到我名下,等我离开,过个三年五载,没人注意时再卖掉 !”
 
    李鱼失望地想着,将那几张房契收好,再向乔大梁施礼:“大梁重赏,属下不敢辞。今后,唯有竭心尽力,为大梁效力!”
 
    这番说辞,乔向荣很爱听。他那失望的神情,乔大梁更喜欢看,有野心,才能为他所用。
 
    他不惜血本,重赏李鱼,又说压制他上升的是常剑南,目的就是揽他为自己所用,对常剑南生出不满。
 
    不过,这毕竟不是他经营多年的心腹,有些打算,现在还是不能对他说的。
 
    乔向荣抚须微笑,微微一顿,又道:“对了,你和第五凌若,是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李鱼苦笑起来:“属下与她,素不相识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蹙眉道:“那么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摊手道:“属下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第五姑娘将我唤进她房间,就问我姓名岁数身世籍贯,又让我学着她的词儿说话……”